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性 > “进步之星”陈冠西:天道酬勤 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

“进步之星”陈冠西:天道酬勤 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

2019-01-23 18:31:10 金鼎生活网 刘小利

金三瘦怒吼连连,从未像今日这般屈辱,自出世以来,谁对他不曾敬畏,其中固然有那只老狮子的影响,但他自身实力绝对可以震慑同辈。“我似乎听人提及过,这名修士曾经拜入过一个叫抱石院的门派,那里有一位活着的圣人!”“这是什么奇药,想要遁入地底潜逃吗?可真是调皮啊……”

随着无名的诵读,度人经化成一道一道的金色的光圈,一圈一圈的扩散出去落到骨妖附身的怨念上,哀嚎的怨魂一点一点平和下来。“现在才是二更时候,你们俩给我强打起精神来,千万别出什么叉子?”扬待卫添了舔嘴角上的酒迹,知道这冯副卫今夜也是拼了,冒死盗上贡的御酒前来。

  对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的代理与思考
  DD写在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年之际

  编者按:

  法治政府的核心内涵是依法行政,行政诉讼是确保依法行政的重要制度设计。我国行政诉讼法自实施以来,对于保护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,推进依法行政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。本期“声音”版编发胡建淼教授的一篇文章,从首例“民告官”案参与者的角度,与读者分享我国行政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的历程,敬请读者关注。

  □ 胡建淼

  1989年4月4日,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。该法于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。行政诉讼法的制定和施行,标志着“民告官”的诉讼制度在中国变成一项普遍性的公民权利救济制度。当我们回顾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与发展历史时,人们无不提及被称为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,即农民包郑照一家状告苍南县政府一案。我作为该案包郑照一家二审的诉讼代理人之一,特撰此文,以示庆贺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周年,同时也对已经去世的包郑照老人表示敬意。

  接受农民委托

  记得1988年的10月,我的好朋友,浙江的楼献律师来北京找我。他告诉我,浙江温州发生了一起农民状告县政府强制拆除房屋的案件。此案作为中国首例“民告官”案受到了全国几百家媒体的关注。由于该案原告是农民,被告县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县长又亲自出庭,所以该案又被媒体报道为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。该案的一审结果,法院判决农民方败诉,而他们觉得原告农民是有道理的,所以希望我能作为农民方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二审诉讼活动。

  记得从接受委托到出庭参加诉讼时间很短,不到一个月时间。我匆匆忙忙赶到浙江,到法院阅卷,到现场看被强拆(爆破)后所残留的半壁房屋,还和包郑照一家面谈……好在楼献律师原本就是本案第一审的诉讼代理人,对案情非常了解,有助于我马上进入角色。在我讲述第二审诉讼过程之前,必须回顾一下本案的起因和第一审诉讼过程。

  案件的起因

  1987年7月,苍南县政府为落实当时水电部《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》和国务院《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,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》的指示精神,对坝上部分“影响”到大坝防洪的违章建筑进行清除。当动员到包家拆房时,发生了争执。包家认为在坝上建房非他一家,而且他建房是经过政府审批的。但县政府认为包家房子是违章建筑。不久,县领导带着300多人对包家房子进行强制性爆破拆除。爆破的方法,是从房子的一面,从一屋到三层炸除五分之一,从而使整座房子全面漏风,无法居住……

  包郑照一家自然接受不了,明明是政府部门批准我建的房,而且又取得了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,怎么又成了违章建筑呢?他一家,最终走上了曲折但在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意义深远的诉讼之路。

  第一审程序与判决

  包郑照不服县政府的强拆行为,从1987年7月开始,多次向县人民法院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,状告县政府违法拆房,均未能如愿。直到1988年3月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下文过问此事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受理了此案。

  1988年8月25日,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正式在苍南县开庭。由于要求旁听庭审的人数众多,庭审地点不得不从原定450个座位的苍南县法院移到了有1000多个座位的苍南县电影院。在苍南县电影院,本来是电影银幕的地方挂起了巨大的国徽。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在此开庭审理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。时年61岁,灰白头发、紫酱脸色、不懂普通话的包郑照,带着儿女、妻子等8人坐在法庭的一侧;苍南县县长黄德余坐在法庭的另一侧。1000余名群众及26家新闻单位的近50名记者齐聚在当时充当临时审判庭的苍南电影院内旁听。法院印发了1000张旁听证,但依然一证难求,精明的温州人甚至做起了生意,当时一张旁听证炒到了100元。

  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延续到晚上10时20分,长达12个小时。1988年8月29日,一审法院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。判决认定包郑照等所建房屋违反当时国务院水利电力部、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保护水利设施、严禁毁堤建房的有关规定,是违章建筑。苍南县人民政府强行拆除其违章建造的部分房屋是合法的。依照当时水利电力部《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》和国务院《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》等行政法规,驳回原告包郑照等人的诉讼请求。

  第二审程序与判决

  包郑照一家,当然对第一审法院判决不服,依法提起了上诉。由于第一审由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,第二审当然就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。

  浙江高院组成精干力量,于1988年11月18日在温州市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。根据第一审的经验,第二审一开始就放在温州市的一个大礼堂,可容纳千余人。

  我和楼献律师作为上诉人的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。上诉人包郑照一家依然出庭,其中包郑照格外受人关注,常常被媒体追逐。被上诉人方同样有两位律师出庭代理,我们彼此非常熟悉。苍南县县长黄德余依然出庭,但在整个二审庭审中,他没有发言。

  在庭审中,双方律师进行了三轮辩论。辩论焦点与一审相同,主要围绕包郑照一家的建房是否合法,以及苍南县政府对该房的拆除是否合法。

 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。1988年12月26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后,作出了“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”的终审判决,宣判了包郑照等人败诉。判决认定事实和理由与一审雷同。

  事隔几年后,政府又允许包郑照将被炸了五分之一的房子修复回去,他一家居住在那。2002年10月15日,包郑照老人因病去世。临终前,他把众多儿孙叫到床前嘱咐说:“我因当年一件小事(指民告官)而受到世人的关注和厚爱,我无憾今生,今后你们一定要学法、懂法、守法。”

  案件的意义

  从司法程序上说,该案到1988年12月26日已尘埃落定,以包郑照一家败诉为终结,当事人事后的申诉也未被允许。但是,该案的影响力远未到此打住。我认为,该案发生的意义已远远超出诉讼结果的意义,它已成为新中国“民告官”(行政诉讼)制度史上,同样也是新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。

  此案(1988年)发生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制定颁布的前一年,是人民法院用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的一个特别司法事例。当时,治安行政诉讼和部分经济行政诉讼已开始确立,但是以“民告官”为特征的行政诉讼尚未被确立为一项普遍的、与民事诉讼并行的程序制度。1982年颁布的《民事诉讼法(试行)》第3条第2款规定:“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审理的行政案件,适用本法规定”。所以,当时只能以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。普遍确立“民告官”制度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正在制定过程中,并且充满着争议。

  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二审判决后三个月零八天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于1989年4月4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公布,自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。从此,“民告官”的行政诉讼制度正式成为我国的普遍诉讼制度。这一制度,对于保护公民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,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,推进法治政府建设,起到了不可低估和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。

  可以说,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,反映了中国公民对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呼唤,催生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的及时出台和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建立。

  为了纪念这一诉讼,包郑照的一位孙子(包松村的儿子)1990年出生时被取名为“包诉讼”。

  如果案件发生在今天

  此案在“民告官”行政诉讼制度正在建立而尚未普遍建立的1988年。当时的法院敢于受理此案并两次(第一审和第二审)公开开庭审理,让人钦佩。时任苍南县政府的县长黄德余一、二审开庭都能出庭,实属难得和可贵。2014年我国行政诉讼法的修改,才将“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”确立为行政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。法院的判决结果和理由,虽然各有评说,但置于当时的时代背景,亦可理解。

  但是,当我们站在30年后的今天,站在“民告官”行政诉讼制度已普遍建立并且已有效实施了30年后的今天,站在离“法治国家、法治政府、法治社会基本建成”目标只有十几年的今天,重新评判这一案件的处理结果,还是存在可鉴之处。

  第二,要坚守“信赖利益保护原则”。本案的另一个情节是,包郑照建房后,还取得了县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。当县政府去拆房时,包郑照左手拿着县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右手却拿着“强制拆除通知书”……这是不可理喻的极大的讽刺:一边,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以国家公信力来宣示包郑照房屋的合法性;另一边,一纸通知书又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。如果真是包郑照建房违法,那么就应当先依法撤销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然后才可作后续处理。置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不顾,另行作出与《房屋所有权证》相反的决定,这明显违反“信赖利益保护”的法治原则。

  这个案件如果放到“全面依法治国”背景下的今天来审理,人民法院又会作出怎样的判决呢?应当是确认有关政府部门审批行为违法和无效,由政府审批机关赔偿包郑照建房所造成的损失。然后,为包郑照另择地块,重新建房。绝对不能以“政府越权审批无效”为由,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。

那一位士兵,一见,倒吸了一口凉气,因为对方虽然眼睛小,但是砍得真准,不过也因此争取到了一点时间,乘对方还没有战过来的时候,把身上的百宝囊,急忙是从怀中拿了出来,为了显示宝贝多,并不是直接凌空向敌人扔了过去,而是从中拿出一些宝物急忙撒在半空,妄以宝物多阻止对方,叫对方饶他一死。“唰唰!”跳动,还有战刀,依旧一招一式砍来,正当那一位士兵正向对方丢掉百宝囊的时候,已经是无路可逃的时候,突然是接到撤退的命令,于是,头也不回地向后跑了,奔跑之中真的是庆幸居然是躲过了那一劫。“好,只要你是诚心来投,我们天域阁绝对不会亏待你的,将来突破到真道六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!”无名哈哈大笑,只要是真心投靠,肯为天域阁立下汗马功劳的,他绝对不会亏待的。

  除了央视春晚大餐,卫视春晚的开胃菜也很可口

  本报讯 过完腊八,浓浓的年味就逐渐弥漫开来了。每年的春节,除了央视固定在年三十直播的春晚外,各大卫视也会在农历新年的前后推出卫视春晚。日前,各大卫视相继公布了部分明星阵容。快来看看你喜欢的明星会出现在哪家卫视吧!

  “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”是全国唯一在农历小年播出的晚会。据悉,今年湖南卫视春晚将继续由《天天向上》制作团队、同时也是湖南卫视“晚会金牌之师”的沈欣工作室领衔制作。

  2019年湖南卫视春晚以“喝彩中国年”为主题,紧贴当代社会,关照现实生活,打造出格调高雅、创新十足、富有生活气息的歌舞类和语言类节目。

  春晚导演组表示,今年晚会将以“回家”为线索,通过场外与场内的有机结合,进一步拓展时空,讲述过年回家故事,营造温暖的团圆气氛。不过目前还没有官宣明星阵容。

  湖南卫视还在大年初一安排了《2019年华人春晚》,目前公布的明星阵容有刘宇宁、金志文、于文文、徐海乔,另外有消息指出蔡徐坤、张杰、秦岚、陈学冬以及目前正在热播的《歌手》中的大部分歌手也会参与。近日,湖南卫视官宣发布,李宇春参加今年的湖南台春晚,对她的粉丝“玉米”来说,这个年一下就有味道了。

  北京卫视2019年的春晚在年初一开播,是目前已官宣阵容中最强大的一台DD

  杨幂搭档蔡徐坤担任春晚代言人,此外还有刘涛、王凯、唐嫣、罗晋、许魏洲、韩东君、关晓彤、杨紫、乐华七子一并加盟。

  江苏、东方卫视春晚也定在了这一天。

  目前江苏卫视官宣的阵容有刘宇宁、毛不易、汪苏泷、胡夏、韩雪、汪小敏,还有大牌名单仍旧保持神秘。

  “中国风”元素会是今年东方卫视春晚的亮点之一。今年,东方卫视继续广发英雄帖,老中青三代明星将会汇聚东方春晚,实力派、神秘巨星、最IN的面孔,甚至还有不少国宝级的嘉宾亮相。

  安徽卫视是所有卫视中录制春晚最早的一个卫视,目前已经录制完毕,并将于大年二十八晚播出,公布的阵容有SNH48、张韶涵、汪苏泷、张杰、腾格尔。

  此外江西卫视有罗晋、刘涛、杨钰莹、凤凰传奇,山东卫视有王力宏、周涛、坤音四子参加。

  浙江卫视则和去年一样,不做春晚。

  其实,从各家官宣的内容不难看出,在合家欢的春晚上,保证各个年龄层的观赏趣味是导演组的一大重点。去年刷屏的电视剧也好、综艺也罢,都是春晚内容的主要输出者。

  因为卫视春晚的节目是录播的,像刘涛、罗晋、蔡徐坤、刘宇宁等人都将在2台或以上春晚上现身,可说是卫视春晚最忙碌的明星。

  而且,新声代流量的迅速蹿升无疑是今年荧屏的重点。对于追星女孩来说,这也许是一个好机会,让你的家人认识你的“爱豆”呢!

  本报记者 庄小蕾

庄小蕾

哪怕是姜遇都不愿意相信,不过古族修士没必要撒谎,无论如何来到这里的修士不会轻易离去,该出手争夺的时刻没有人会手软,只是这则讯息过于惊人,让一众人都不能接受。如果说华梦涵的出现算是正常的话,那么另外一个人远远出乎了无名的预料。“哈哈哈,聚气改运,成就仙身!司徒风难道你不想么?哈哈哈......”

原标题:“进步之星”陈冠西:天道酬勤 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