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 > 台湾地区大学考试入学发榜 录取率9成创6年新低

台湾地区大学考试入学发榜 录取率9成创6年新低

2019-01-23 17:56:48 金鼎生活网 陈韡

各方面无名都不比东方白要差,甚至不少还要超过使得才一开始,东方白就落入了下风被无名压着打。“哈哈哈哈!”看到无名轻松的就挡住了这一刀,一元宗的弟子顿时笑的更加的大声了。“那是你没见过肉身强大的修士。”有人长叹,似乎十分感慨,眼中充满神往。

神皇动怒,天地臣服。“我发现它的时候,它正在溪水面上漂着呢!” 师兄修者转手一指师弟修者,语气转而高调道:“都是这个家伙,是他先发现神丝草的,可却在挖的过程当中,一不小心失足落入了水中,这才将珍贵的药草掉落溪水当中。”

  对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的代理与思考
  DD写在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年之际

  编者按:

  法治政府的核心内涵是依法行政,行政诉讼是确保依法行政的重要制度设计。我国行政诉讼法自实施以来,对于保护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,推进依法行政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。本期“声音”版编发胡建淼教授的一篇文章,从首例“民告官”案参与者的角度,与读者分享我国行政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的历程,敬请读者关注。

  □ 胡建淼

  1989年4月4日,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。该法于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。行政诉讼法的制定和施行,标志着“民告官”的诉讼制度在中国变成一项普遍性的公民权利救济制度。当我们回顾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与发展历史时,人们无不提及被称为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,即农民包郑照一家状告苍南县政府一案。我作为该案包郑照一家二审的诉讼代理人之一,特撰此文,以示庆贺中国行政诉讼制度建立30周年,同时也对已经去世的包郑照老人表示敬意。

  接受农民委托

  记得1988年的10月,我的好朋友,浙江的楼献律师来北京找我。他告诉我,浙江温州发生了一起农民状告县政府强制拆除房屋的案件。此案作为中国首例“民告官”案受到了全国几百家媒体的关注。由于该案原告是农民,被告县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县长又亲自出庭,所以该案又被媒体报道为中国首例“农民告县长”案。该案的一审结果,法院判决农民方败诉,而他们觉得原告农民是有道理的,所以希望我能作为农民方的诉讼代理人参加二审诉讼活动。

  记得从接受委托到出庭参加诉讼时间很短,不到一个月时间。我匆匆忙忙赶到浙江,到法院阅卷,到现场看被强拆(爆破)后所残留的半壁房屋,还和包郑照一家面谈……好在楼献律师原本就是本案第一审的诉讼代理人,对案情非常了解,有助于我马上进入角色。在我讲述第二审诉讼过程之前,必须回顾一下本案的起因和第一审诉讼过程。

  案件的起因

  1987年7月,苍南县政府为落实当时水电部《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》和国务院《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,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》的指示精神,对坝上部分“影响”到大坝防洪的违章建筑进行清除。当动员到包家拆房时,发生了争执。包家认为在坝上建房非他一家,而且他建房是经过政府审批的。但县政府认为包家房子是违章建筑。不久,县领导带着300多人对包家房子进行强制性爆破拆除。爆破的方法,是从房子的一面,从一屋到三层炸除五分之一,从而使整座房子全面漏风,无法居住……

  包郑照一家自然接受不了,明明是政府部门批准我建的房,而且又取得了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,怎么又成了违章建筑呢?他一家,最终走上了曲折但在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意义深远的诉讼之路。

  第一审程序与判决

  包郑照不服县政府的强拆行为,从1987年7月开始,多次向县人民法院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,状告县政府违法拆房,均未能如愿。直到1988年3月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下文过问此事,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受理了此案。

  1988年8月25日,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正式在苍南县开庭。由于要求旁听庭审的人数众多,庭审地点不得不从原定450个座位的苍南县法院移到了有1000多个座位的苍南县电影院。在苍南县电影院,本来是电影银幕的地方挂起了巨大的国徽。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在此开庭审理包郑照一家诉苍南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房屋案。时年61岁,灰白头发、紫酱脸色、不懂普通话的包郑照,带着儿女、妻子等8人坐在法庭的一侧;苍南县县长黄德余坐在法庭的另一侧。1000余名群众及26家新闻单位的近50名记者齐聚在当时充当临时审判庭的苍南电影院内旁听。法院印发了1000张旁听证,但依然一证难求,精明的温州人甚至做起了生意,当时一张旁听证炒到了100元。

  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延续到晚上10时20分,长达12个小时。1988年8月29日,一审法院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。判决认定包郑照等所建房屋违反当时国务院水利电力部、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保护水利设施、严禁毁堤建房的有关规定,是违章建筑。苍南县人民政府强行拆除其违章建造的部分房屋是合法的。依照当时水利电力部《水利水电工程管理条例》和国务院《关于清除行洪蓄洪障碍保障防洪安全的紧急通知》等行政法规,驳回原告包郑照等人的诉讼请求。

  第二审程序与判决

  包郑照一家,当然对第一审法院判决不服,依法提起了上诉。由于第一审由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,第二审当然就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。

  浙江高院组成精干力量,于1988年11月18日在温州市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。根据第一审的经验,第二审一开始就放在温州市的一个大礼堂,可容纳千余人。

  我和楼献律师作为上诉人的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。上诉人包郑照一家依然出庭,其中包郑照格外受人关注,常常被媒体追逐。被上诉人方同样有两位律师出庭代理,我们彼此非常熟悉。苍南县县长黄德余依然出庭,但在整个二审庭审中,他没有发言。

  在庭审中,双方律师进行了三轮辩论。辩论焦点与一审相同,主要围绕包郑照一家的建房是否合法,以及苍南县政府对该房的拆除是否合法。

 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。1988年12月26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后,作出了“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”的终审判决,宣判了包郑照等人败诉。判决认定事实和理由与一审雷同。

  事隔几年后,政府又允许包郑照将被炸了五分之一的房子修复回去,他一家居住在那。2002年10月15日,包郑照老人因病去世。临终前,他把众多儿孙叫到床前嘱咐说:“我因当年一件小事(指民告官)而受到世人的关注和厚爱,我无憾今生,今后你们一定要学法、懂法、守法。”

  案件的意义

  从司法程序上说,该案到1988年12月26日已尘埃落定,以包郑照一家败诉为终结,当事人事后的申诉也未被允许。但是,该案的影响力远未到此打住。我认为,该案发生的意义已远远超出诉讼结果的意义,它已成为新中国“民告官”(行政诉讼)制度史上,同样也是新中国民主与法治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。

  此案(1988年)发生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制定颁布的前一年,是人民法院用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的一个特别司法事例。当时,治安行政诉讼和部分经济行政诉讼已开始确立,但是以“民告官”为特征的行政诉讼尚未被确立为一项普遍的、与民事诉讼并行的程序制度。1982年颁布的《民事诉讼法(试行)》第3条第2款规定:“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审理的行政案件,适用本法规定”。所以,当时只能以民事诉讼程序审理行政案件。普遍确立“民告官”制度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正在制定过程中,并且充满着争议。

  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二审判决后三个月零八天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于1989年4月4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公布,自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。从此,“民告官”的行政诉讼制度正式成为我国的普遍诉讼制度。这一制度,对于保护公民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,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,推进法治政府建设,起到了不可低估和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。

  可以说,包郑照状告县政府案件,反映了中国公民对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呼唤,催生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》的及时出台和行政诉讼制度的普遍建立。

  为了纪念这一诉讼,包郑照的一位孙子(包松村的儿子)1990年出生时被取名为“包诉讼”。

  如果案件发生在今天

  此案在“民告官”行政诉讼制度正在建立而尚未普遍建立的1988年。当时的法院敢于受理此案并两次(第一审和第二审)公开开庭审理,让人钦佩。时任苍南县政府的县长黄德余一、二审开庭都能出庭,实属难得和可贵。2014年我国行政诉讼法的修改,才将“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”确立为行政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。法院的判决结果和理由,虽然各有评说,但置于当时的时代背景,亦可理解。

  但是,当我们站在30年后的今天,站在“民告官”行政诉讼制度已普遍建立并且已有效实施了30年后的今天,站在离“法治国家、法治政府、法治社会基本建成”目标只有十几年的今天,重新评判这一案件的处理结果,还是存在可鉴之处。

  第二,要坚守“信赖利益保护原则”。本案的另一个情节是,包郑照建房后,还取得了县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。当县政府去拆房时,包郑照左手拿着县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右手却拿着“强制拆除通知书”……这是不可理喻的极大的讽刺:一边,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以国家公信力来宣示包郑照房屋的合法性;另一边,一纸通知书又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。如果真是包郑照建房违法,那么就应当先依法撤销《房屋所有权证》,然后才可作后续处理。置政府颁发的《房屋所有权证》不顾,另行作出与《房屋所有权证》相反的决定,这明显违反“信赖利益保护”的法治原则。

  这个案件如果放到“全面依法治国”背景下的今天来审理,人民法院又会作出怎样的判决呢?应当是确认有关政府部门审批行为违法和无效,由政府审批机关赔偿包郑照建房所造成的损失。然后,为包郑照另择地块,重新建房。绝对不能以“政府越权审批无效”为由,认定包郑照建房违法。

只是憔悴之人也是早已在欣喜之余,会同相随之人一道匆匆而去。金三瘦突然暴走,直接出手,向姜遇一拳砸了下来。

  12岁学跳舞成“北漂”,对她而言吃苦就是家常便饭,家成了中转站只能在各地酒店找安全感
  景甜 以前“虐”自己太狠,未来要留出喘息时间

  景甜上热搜的方式总是十分清奇。前一阵,她因在某次活动演讲时,不自觉地擤了一把鼻涕而荣登热搜榜首。她在微博戏称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刚才没忍住”,并配了一个捂脸的表情表示“无奈”。去年更是随便“洗了一把脸”就把自己送上热搜,还带动了女明星素颜洗脸的热潮。据说当时景甜正在接受微信采访,被问及如何护肤,她马上回复说“我现在洗个脸,等会儿录个视频给你们看啊!”

  从出道开始,景甜周围一直不乏纷扰的质疑声,莫名的“神秘”后台也成为她的标签。但她似乎拥有着把一切或悲伤、或恶意的外界舆论,包容为快乐的能力。谈及从小学习舞蹈,除了笑谈“缺觉”和“只能吃黄瓜减肥”以外,她很少诉说练功的困难;为拍电影《长城》她曾停工一年,在美国进行严苛的军事化训练,但面对上映后的恶言相向,她却从未怒怼或解释。她习惯于把努力做到只有自己看得见的地方,不在意其他人的评价。所有经历过的苦和委屈,在她口中说出后,反而都带有一丝调侃和云淡风轻。

 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《火王》中,景甜再度“虐”了自己一把,一人饰演三个角色,并穿梭于30多度的象山与零下十几度的冰岛拍摄。然而景甜却说,这对自己已是极大的“减负”。年轻时似乎“虐”得太肆意,以至于如今已经无法长时间维持一个坐姿。扭动身体时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,叫嚣着疾病为其带来的困扰。

  2018年,景甜在剧组度过了她30岁的生日。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剧组过生日,但她坦言,未来将给自己更多喘息的时间,留给私人生活,“现在越来越喜欢自己掌控节奏和时间,可以看看剧本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这是我很满意的状态。”

  A 拍戏被“虐”

  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

  而在冰岛拍摄的现代戏部分,气温又突然骤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。所有演员都裹得像个包子,说台词时总是冷得脸都忍不住颤抖。景甜更是穿了三套羽绒服,比身旁的陈柏霖整整肿了一圈,“特别冷的话,我的情绪就表达不出来。导演总是让我注意一下,不要比柏霖哥胖太多。”即便如此,景甜却非常享受在冰岛拍摄时的风光,她兴奋地描述着冰岛的自然冰川,“这种景色只有在电影或者风光片里才能看得到。”

  对景甜而言,吃苦更像是拍戏时的“家常便饭”,“拍《大唐荣耀》时唐朝的头饰非常重,后面还有个鼓包,每天躺也不能躺,只能坐着休息,感觉锻炼了颈椎!”“拍《长城》前我在美国训练了半年,感觉自己都快练成武生了!后来好多动作也没用上,但老师说,没事没事,你总会用到的,哈哈。”

  景甜说,她曾经非常喜欢拍戏的时候被折磨,因为只有被“虐”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,“至少我为了作品付出了很多努力,我不会让自己后悔。这种折磨反而让我觉得踏实。”

  B 12岁做“北漂”

  心想“终于没人管我了”

  从电影《长城》中的女将军林梅,电视剧《大唐荣耀》中安史之乱时挺身而出的沈珍珠,到此次《火王》中的三个不同女性角色,景甜对于英姿飒爽,打戏难度十足的女侠总是十分偏爱。“我从小就很喜欢穆桂英挂帅、花木兰从军这样的故事。”

  而她骨子里的英气,是从小学舞蹈时磨砺的。小时候景甜的身体并不好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报到。为了强健体魄,家人提出让她练习跳舞。当时只有5岁的景甜顺利被选入陕西著名的“小天鹅艺术团”,成为一名白天上学,晚上孜孜不倦练舞的“拼命三娘”。艺术团总是会代表省市去各地演出,忙的时候,景甜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,有时放学后参加完排练就已经半夜了,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回学校上课。当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访华,有一档舞蹈节目是涂着红脸蛋的小朋友们纷纷从面碗里爬出来,代表陕西当地的特色,某只碗里就有小景甜。

  12岁时景甜接受老师的建议,前往北京专业的舞蹈学校学习。由于父母要留在老家工作,尚未小学毕业的景甜只能一人成为“北漂”。但与其他小朋友对父母依依不舍的画风不同,景甜在学校门口豪爽地一挥手,便高兴地和父母说了再见,并对一个人的校园生活充满期待,“一想到能跟同龄的小伙伴在一起就觉得高兴,就觉得没有人管我啦。”

  然而在学校里,每位小朋友都需要接受严格的军事化管理。每天六点钟准时起床围着操场跑圈;无论是脚扭了还是发烧感冒了,除非真的起不来床,否则即便趴着也要来上课。不少“北漂”的孩子们都暗自较劲,下课后还要偷偷在教室练习到熄灯;天刚蒙蒙亮,就早早到操场练功。景甜却属于不争不抢的乐天派,不求拔尖儿,但也不甘落后。她唯一的期望,就是别让送她来北京的老师失望,“我自认做不到别人跑10圈我就跑15圈,因为总有人比你更努力。”

  C 剧组“景三百”

  学会放过自己摆脱“过劳肥”

  《火王》系列整整拍摄了五个多月,景甜作为戏份最多的女一号,每天穿梭于AB组之间来回抢妆;有时要在密不透风的摄影棚里拍摄十几个小时。晚上回到酒店除了温习剧本,还要抢夺睡眠时间处理奇痒难忍的痱子。即便如此,在该剧杀青的两周后,景甜马上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另一部剧的发布会上。开机第一天,新剧本上密密麻麻的标注,证明着演员追赶时间的忙碌和细致。

  无缝衔接,是景甜的工作日常。她在剧组的外号叫“景三百”:一年365天有300天驻扎在剧组,即便过年也最多在家待一天。景甜的家更像是“行李中转站”,每次除了把下个季节的衣服全部带走,很少停驻休息。反而,回到各地的酒店才有景甜熟悉的安全感。

  而工作状态中的景甜,也像是潜在的“社交恐惧症”患者。有时朋友白天发来微信,隔几天才能得到景甜“不好意思”的回复。她白天都在工作,经常看完微信以为自己回复了,但实际上只是用意念回了。2014年在美国为电影《长城》特训时,为了集中精力,景甜甚至卸载了微信,推掉了一年内的全部戏约。即便《长城》的片方提出,如果三个月后考核失败,她也必须无条件退出,当时的景甜没有一秒犹豫,她笃定付出一定有收获。

  然而去年7月,电视剧《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》杀青后,“拼命三娘”景甜却休整了近三个月没有拍戏。这是四五年来,景甜第一次给自己放“长假”。她笑称,或许是30岁之后开始真切地感受到身体的变化,一到冬天,膝盖积水便会隐隐作痛,腰椎间盘突出的不适让她很难逞强说出“没关系,还可以拍”。景甜终于后知后觉地坦承自己的“疲倦”。“这几年我没有时间去感受生活,真的属于坐下就能睡着,这种把自己榨干的状态,已经让我很难拿出百分百的状态。”

  如今景甜得空就会宅在家里,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。她开始学会放过自己,把节奏慢下来,让生活回归更平和的状态。她笑称,休息之后,自己竟然发现了很多工作之外的趣味,“比如我最近一直在追《如懿传》,追得上瘾!而且生活规律后,我也很少胡吃海塞了,有时间做运动,应该可以顺便摆脱‘过劳肥’了,哈哈。”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这次和陈柏霖合作拍摄《火王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玩的事情?

  景甜:他就是一个特别大男孩的性格。有的时候真的像个小朋友,很单纯,我们也很容易交流。在拍摄时从银川、象山、杭州到冰岛,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,现在成了很好的朋友,也很有默契。

  新京报:最近是不是在刻意减肥?

  景甜:对,因为我真的是只要一多吃就会胖的体质,而且最近我暴饮暴食太多了!攒了两部戏的肉。现在虽然瘦了一些,但还得继续。

  新京报:之前似乎被网友发现胖了一阵?

  景甜:真的是胖了很多!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,开玩笑说是“过劳肥”。因为每天都很累,加上我之前在高原上拍戏,还没适应就淋了场雨,一直高烧不退,每天化好妆都是懵的,在那样的情况下,谁还会去控制饮食呀!就觉得自己都这么可怜了,多吃点吧!

  新京报:30岁之后最大的心理变化是什么?

  景甜:说实话,我真没觉得我到30岁了,就觉得还二十多岁呢,你没法相信时间过得太快,大家聊天回忆的时候都是七八年前起步。但我觉得年龄真的不能束缚我,或者在表演上给我一些局限。可能就是自己心态好像更沉稳了,虽然这话显得比较老成!阅历多了以后,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比较能够稳住。之前我学不会独处,就觉得和大家在一起挺热闹的。但现在我就很享受独处的时间。

  新京报:作为巨蟹座的女生,未来会考虑向家庭倾斜吗?

  景甜:以后还不知道,但目前这个状态我觉得比较满意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

  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独远,再次,道“叫什么名字!”杨立通过魂牵联系到小白人,也从这种炼丹的过程中获益颇多。显然切菜就是这样,清风宝剑入鞘之中,那一道剑气就飞出去了。

原标题:台湾地区大学考试入学发榜 录取率9成创6年新低